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中国道路能为世界贡献什么

来源:28新闻网 2017-11-27 08:48   浏览次数:

中国道路能为世界贡献什么

《中国道路能为世界贡献什么》,韩庆祥、黄相怀等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韩庆祥 黄相怀

  中国道路打破了对西方路径的依赖

  走一条什么样的发展道路,是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发展中国家面临的一道难题。二战以后,在以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国家之外,多数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是仿照西方模式进行的。西方为发展中国家指出的现代化路径,以20世纪20-30年代形成的新自由主义为理论基础。该理论的基本主张,就是“市场化”“自由化”和“私有化”。1989年,在美国政府和西方金融界的推动下,形成了指导拉美经济改革的十项政策主张,后来被称为“华盛顿共识”,其核心内容与新自由主义一脉相承。然而,这一所谓“共识”自20世纪90年代在拉美推行以来,拉美国家连续发生经济和金融危机,面临严重的经济衰退、两极分化和尖锐的社会矛盾。可以说,新自由主义在全球的泛滥,令广大发展中国家饱尝苦果。

  中国道路,是一条成长于资本主义体系之外、从根本上摆脱对西方路径依赖的现代化道路。当中国向世人展示了完全不同于西方设定的发展路径和辉煌成就时,世界开始注目东方。《中国道路能为世界贡献什么》一书,立足于中国实践,探讨了中国道路的独特贡献。

  中国道路,与新自由主义和“华盛顿共识”有根本区别。从制度前提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为根本政治制度,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等基本政治制度;实行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并存和共同发展的经济制度。从指导思想看,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高度重视宏观调控,强调发挥计划与市场两个手段的长处。从政府在经济活动中的作用看,研究表明中国道路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不仅拥有一个“大政府”,而且拥有一个“好政府”。所有这一切,与新自由主义以资本主义政治制度和推行私有制为基本的政治经济前提、主张政府不干预经济的“小政府”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此外,中国道路还有一些鲜明特点,如出口导向型政策、高储蓄率和投资率、重视教育和人力资源开发等等。这些特征,共同构成了中国道路的主要内涵。

  林毅夫认为,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和转型中国家,对于处于相同发展阶段的发展中、转型中国家来说,必然要比发达国家创造的理论更具参考价值和借鉴意义。事实证明,恰恰是与西方所推崇的发展模式相区别的中国道路,最有力地推动了本国的发展。中国道路向世界昭示,每个国家都应当根据本国的具体国情来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中国道路向世界昭示,社会主义制度、强有力的政府、混合经济、宏观调控,同样可以成为现代化的成功元素。在未来,中国模式将进一步打破新自由主义和“华盛顿共识”的迷思。

  中国道路能够有效克服“后发劣势”

  人们普遍认为,发展中国家在现代化道路上,可以利用发达国家已经研发出来的先进科学技术,可以借鉴现代化的成熟知识和经验,有开放的国际市场,有丰富的人口和资源红利。一些国家根据这些“后发优势”制定了“赶超战略”,在一定范围内取得了成功。但是,总体来看,“后发优势”更多体现在现代化的起步时期,当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优势”就会缩水,反倒是“后发劣势”越来越明显,严重阻碍其现代化进程。

  一是不利于发展中国家建构世界政治经济新秩序。旧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是由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主导确立的,带有明显的殖民主义和霸权主义残余。在现代化道路上,西方国家绝不会轻易给后来者提供平起平坐和公平竞争的机会。在政治领域,西方大国推行强权政治,干涉他国内政,插手地区冲突。在经济领域,西方发达国家力图维护国际生产体系中不合理的国际分工、国际贸易体系中的不等价交换和国际金融体系中的不平等地位。这是世界南北差距问题的根源所在,也是制约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的重要因素。

  二是资源、环境、科技、人才等发展要素约束加大。在发达国家现代化历史上,它们从发展中国家掠夺能源和原材料,从未考虑什么环境保护的义务。同时,其科技、人才力量在世界上的绝对优势地位,亦成为其现代化进程的有力推手。而当发展中国家启动现代化时,这些发展要素和西方国家相比则几乎全处于绝对劣势。虽然中东和拉美一些国家有比较丰富的石油,但其资源构成比较单一,不可能再像当年的“日不落帝国”那样集天下资源为己用。更多的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则不得不面对能源日益短缺的局面、保护环境和可持续发展的两难。在科技领域,西方国家严格限制向发展中国家转让先进和关键技术,设置不合理的商业惯例条款,索取高额的技术转让费用。发展中国家在科教方面的普遍落后,使得许多本国的尖端人才为寻求更好的科研环境而向发达国家单向流动,这就使其人才匮乏的情况更加严重。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